习近平进入毛晚期:一天不搞事,心里就慌

文革十年浩劫期间,受冲击的中国人难以计数。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中国前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也遭受迫害,习近平本人被株连,在“上山下乡”运动中被流放到陕西农村。

习仲勋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中共党内的开明派,在习近平上台之初,许多人对他寄予厚望,期待子如其父,加上他本人也曾在“文革”中有过坎坷经历,或许能彻底抛弃毛意识、带领中国走民主道路。

Credit:Creaders万维读者网

但是, 对内, 近十年来习的强权统治让人越来越多看到了毛的影子, 对外, 近年中国的“战狼”式外交冲击国际秩序,引发广泛担忧。

宋永毅破除了一个对习仲勋的迷思,宋永毅强调,习仲勋是建国以来中共最初的宣传部部长,习仲勋当时的发言跟毛跟很紧。有传说“1989天安门事件”习仲勋对邓小平拍桌,据他的查证没这回事,在人民日报可以看到89以后,习仲勋站出来严厉指责,“89民运是反革命事件,对他们镇压完全是应当。”

宋永毅总结,在习仲勋宦途中,从未跟中共权威毛、邓发生直接冲突,他还是忠诚共产党员。他也不是没有为他儿子开后门,习近平之所以能到耿飙那里去,之所以能做(正定)县委书记,那是习仲勋托人给他儿子铺路。

对比毛泽东,宋永毅从习近平的政治心理出发分析了其中原因。

他说, 毛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73岁,习近平现在68岁。 虽然习小五岁,但是他的身体健康不一定比得上毛,那时毛还能畅游长江,而两年前,习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给普京祝寿的时候差些跌倒。宋永毅说,他的判断是习近平已经进入了“毛晚期”。

2021年6月28日中共建党百年晚会。(路透社)

“毛晚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呢?宋永毅解释说,林彪在1966年5月18日的一次关于防止政变的讲话中说的很清楚,他整天就在防止政变,从彭真、罗瑞卿、陆定一到杨尚昆,都是被怀疑对象。但翻看文革专案材料,从来没有人想在共产党内搞政变,反对毛泽东。

历史学家唐德刚对文革时期的中国政治有个八字总结:“毛派抑毛,毛杀毛派”。前面四个字,说刘少奇周、恩来试图抑制毛。 宋永毅表示, 这个结论有待商榷, 但他十分赞同后面四个字,因为毛打倒的都是自己的人,因为他恐惧, 甚至都不敢出国和坐飞机。

宋永毅说他不相信有什么军事政变,像之前有说习近平的心腹傅政华、孙力军落马,是因为他们搞军事政变、监视,这都不太可能。“党内有没有沉默的抵抗?有;但有没有敢搞军事政变?没有!因为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早已确立,在掌握军权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是不太可能的,”他说。

但他分析说,独裁者的心理是相似的,习近平此时的政治心态和晚年文革时期的毛泽东相似,更何况习近平还有意模仿毛泽东,习近平现在也怕得要死、也不敢出去。独裁者的共性,就是猜疑、恐惧。

来自中共政法、公安系统的傅政华、孙力军最会拍习近平马屁, 他们的下场犹如文革初年被打倒贺龙,贺龙其实是非常忠于毛的,最后毛自己也承认,贺龙的事情自己搞错了, 宋永毅解释说。

“但毛为什么要搞呢?因为他一天不搞,心里就不舒服,不安全,如今的习近平也如此,一天不搞,就不舒服,心里不安定。”

因此,宋永毅指出,习近平想做的不是邓小平式的领导人,而是想做毛那样的最高领导人,文革时期,毛有四个伟大称号 ──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习近平也想成为特有的意识形态的独裁者。

虽说毛泽东是识字但不识数,不过,周孝正说,“习近平是既不识字又不识数。”宋永毅认为,习近平要在政治要再发动一场造反、一场文革,不仅是从学识上、从胆魄上、从在中共组织威望上,他和毛泽东无法相比。所以,要他发动一场毛泽东式的文革仍力不从心。至于毛泽东式的文革是不是已经完全结束,只要看到天安门毛泽东像还高高挂起,就不能说文革结束。

宋永毅将习近平比喻为拿破仑第三, 也即拿破仑的侄子。 拿破仑第三模仿自己的叔叔,1851年底通过政变成功推翻共和国当上法国皇帝,号称要让法国重新伟大。

宋永毅解释, 1852年,马克思评价说黑格尔在某个地方曾经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总会出现两次, 但是黑格尔忘了补充一点,第一次是正剧,第二次是闹剧。

宋永毅说,第二次闹剧说的就是拿破仑第三。而在他看来,习近平正是拿破仑第三。

习近平是另一个毛泽东吗。Credit:RFA

宋永毅1949年12月在上海出生。因为卷入文革中的“炮打张春桥事件”,宋永毅被同学举报,二十出头就被关押五年半,这期间至少读了六、七十遍《毛泽东选集》四卷。

“有三点认识是非常清楚,第一,毛泽东在抗日战争的时候从不抗日,只是想扩大共产党的力量,和国民党争天下,这从《选集》第二、第三卷所有的指示都可以看出来; 第二,毛泽东这个人,从来不懂得建设,只懂得破坏,从他那个湖南运动考察报告就知道怎么搞人、怎么破坏;第三个认识,当我把马克思的书和毛泽东的书对照看了以后,我就觉得毛泽东胡吹他的矛盾论、实践论,他从来不是哲学家,他根本对西方的、科学的东西不懂,他就懂怎么搞权术等。”

1989年,宋永毅赴美国留学,后来定居洛杉矶,任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

1998至2016年前间,宋永毅先后主编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资料库:从土地改革到公私合营(1949-1956))》等五个数据库。 与同行们一起完成《中国当代政治运动史数据库》这一浩大工程。

迄今为止, 整个资料库系列收集了共约40,000份原始文献, 有不少还是至今为止被称为“绝密”的中共文件。

宋永毅还和他的同伴,还走遍了世界各地亚洲图书馆,征集了众多私人收藏,收集了许多珍贵的一手资料,如出版了包含2700多种红卫兵小报的《新编红卫兵资料》,成为全世界最全的红卫兵小报资料库,被世界许多图书馆收藏。

对此,哈佛大学麦克法夸尔(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教授认为,这些数据库为“进一步研究当代中国提供了宏大的奠基石”。

Source:

4.9/5 - (41 votes)
(Visited 29,751 times, 1 visits today)

Related Post

Spread the lov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9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