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会走向何处?

我们处在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时刻。从世界各地包括中国、欧洲,美国发生的变化,可以看到我们处在一个动荡的、遽变的大时代当中。

要认识中国与世界的当下,需要回顾我们正在告别的时代:冷战以后世界曾有过一个充满理想的、辉煌的、让人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的时期。当时最有名的就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对中国及世界产生巨大的冲击震荡。柏林墙的倒塌跟中国八九有很大关系,那个时代洋溢着一种浪漫的气息,全球化高歌猛进,冷战结束,民主必胜,自由、市场将凯旋,似已成为普遍共识。

苏联帝国解体、国际冷战政治板块融化、重组所导致的以往被压抑的民族情感开始释放,财富与技术手段的增加、全球化对认同的刺激,都为民族主义的激活与发展提供了相当的动能。传统的政治形式似乎都面临一些新的重大挑战。这是习、普现象出现的大背景。

习近平向普京颁发”友谊勋章“,称普京是”最知心的朋友“。Credit: BBC

在中国,因六四镇压及贪腐结构性扩散, 因没有制度渠道改变腐败与不公正,刺激着一些人渴望一种救星式的强势人物来救助自己,习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而俄国在苏联解体后经历了一个衰败过程,让些人感觉很屈辱,为普京上台准备了条件。

现在国内外都有些人因为对八九事实的遗忘或者缺乏了解,六四事件撞击了整箇旧的体制,打破了旧的政治力量格局,加之东欧阵营垮台,中共知道,经济不发展,就是死路一条。中共放弃意识形态之争,集中精力搞经济,但因政治改革的可能被堵死,权力缺乏制约,导致腐败,社会不公,环境破坏现象与日俱增,积累下巨大的失衡恶果。这种局面下,民粹的诉求就会累积,习这种人的出现就有了社会基础。

这一波全球化带来问题,在全世界都出现了这样一种民粹强人复归的趋势。如巴西现在的博索纳罗,土耳其的埃尔多安,甚至美国都出现了特朗普这类人物。在中俄当下的社会心理条件下,政治与社会转型,文化的更新和再造尚未达成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以及各种国际情境的作用,普京、习近平这类人物的出现也是有较大的概率的。

厌恶全球化、西方,又得益全球化、西方,这种背反矛盾心理在权力的推波助澜下逐渐走向极端;屈辱感,物质与军事的条件相结合,某种固执复兴往昔帝国荣光的想象,于是就有了普京发动的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

中国又到了一个拐点。习本来有机会可以对六四做一个清理,公开认错,借此重建某种社会对正义的信心,寻找民族共识,也赢得港、台、世界对北京的好感与信任,但他可能把最后的机会也丧失掉了。中国将来要走出困境,重建希望与社会正义,不回到八九时学生提出的基本诉求如公布官员财产,政治民主,消除腐败,民间办报,法治等等是不可能的。

习这种民粹、专制的方式,从来都是在有些方面有暂时的矫正修补之效,但往往因其非制度性、非民主与非理性的特质,从根本上讲最终只会恶化局势。

习近平要“坚持清零不动摇”,是中共体制运作向极权复归的一种表现。这个病毒清零,其思路是跟将异议人士清零,批评意见清零,党内“不准妄议”等等做法背后的思路是一个。他要的是一个他设想的服从的、整齐画一的“纯洁社会”,这就是极权主义思想的最根本的特质。

最近网上有很多关于服务于中共领导人的服务人员如何要病态般地做到整齐画一地摆杯子,添水等小视频,其实这其中所表现传递着的就是这种极权文化的信息。而习近平上台后不断宣传的“红色基因”教育,显然也是这种新极权教育的明证。

不能用现代的民主、自由与法治的方式来处理一些现代性必然要产生的不同的利益与意见,社会多元性的问题,这是中共治理模式最深刻的无解的悖论,许多问题的根源。

习近平把后八九这三十多年中国政治演进最重要的,某种程度也是学生市民流血牺牲换来的一个成果“取消领袖终身制”给取消之后,能不能自己最终临门一脚迈进去连任,今秋是关键。现在是各方博弈的关键时刻。在这么一个背景下,习近平是绝对不可能轻易吐口放弃清零的,因为这是他的招牌,哪怕会造成极其严重的恶果。

普京现在知道不知道他掉入了一个陷阱,他很可能有一些意识了,但他已经彻底将俄罗斯九十年代曾有过一点的民主自由扼杀了,将其变成专制体制,他不能刹车。因为这种权力结构中一旦承认自己是错的,就是死路一条。中共的历史就是多少次路线斗争的结果。而今天的习近平路线的体现就是要清零。

文革和改革是不能联姻的,两者结婚是会生畸形儿的。因为改革的指向尽管是局部的,但是朝着自由的方向的;文革的思路是不能有自由的,是要把自由扼杀掉的;文革与改革它们本质上是矛盾的。

习执政的问题是在这最根本的执政思路上出了问题。对不完整改革带来的问题,习本应用否定邓来完成邓,把邓改革中不完善的东西,就像邓否定毛一样,通过否定邓,比如对八九、对局部改革的缺陷做一个清理来推进改革,用更深刻的改革去改造改革前半段带来的这些问题,会最终拯救,完成改革也会成就邓。邓的问题是否定毛不彻底,习的问题是该否定邓的部分不否定,不该否定去否定,重新肯定毛。

他用毛的方式来治理邓的改革的问题;想要邓式改革带来的好处,经济发展,强化国家能力,同时要用毛时代的方式来管理社会,用毛的“纯洁社会”的企图来改造国人思想,国民低顺服从。这是他的整体思路,不自洽且有深刻的矛盾,他不自知,所以今天面临困境,不可能走顺的。这是他的悲剧也是中国的悲剧。

这个路子早晚走不下去,因为它既没法永远保有所需的资源,也不符合人性,更不符合现代文明。没有一个现代权力可以永远不让人民监督,选择。民主制度也不是什么完美制度,也面临诸多严肃的挑战,但它至少提供一个让人们进行制度性选择、再造的可能。

习近平对中国政治带来的最负面的东西就是修改宪法。中国政治近二十年能够比较稳定的东西就是领导人任期不能超过两届的限制,七上八下,党内有一个规矩,这个规矩也使得人们对政治有一个预期,政治预期的好处是它可能给人们带来对政治变化、政策调整的期望,也有助于社会稳定。现在无所期待了,无论如何都是你了,而你的政策摆明了就是要打败美国,要做老大。且内政上民主法治全面倒退,所以中美关系恶化就更有其必然性。

这些年,中国的精英层已对习近平不报任何希望了,现在除了一些既得利益者与无耻文人之外,大部分人对习都是反感的,经济精英也如此。习最初从民粹政治大众层面着手获益,但是现在对习近平的不满在开始下沉。中产阶级利益受损,下层生活艰难,因强制清零得以极大地强化,没有这两年经济的恶化和严厉的清零措施,这种不满下沉的速度还不会有这么快,显然,他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习近平在位越久,他现在的政策推行得时间越长,对中共的杀伤力就会越大,对中国造成的损失可能就会更惨重,甚至中共自己的寿命也会被缩短。

这些年习近平借着反腐几乎打掉了他所有的政治对手,老一代元老也在老去,同时他到处安插提拔自己的亲信为自己护航,加上各种组织与高科技的监控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反对他的力量,能不能联手达成一个成功地阻挡他连任的结果还要看。这取决于上层权力精英的勇气,他们的博弈,选择,人们没法太多指望。

过去三十年如果说中国有什么重大的变化,让人抱有希望的现象就是人们的权利意识有很大的增长,尤其是在都市阶层、年轻一代中。所以最重要的预期,可能还是中国人对自己的预期,每个普通人对社会的预期,都去预期社会应该是这样的,大家都按自己的所能有所行动,集腋成裘,堆土成山,将来任何人在台上,终有一天他也必须得回应社会的要求的。

今天的世界到了一个重大调整时期,中国也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中国目前的模式已经走不下去了,从资源到环境的成本,到生产模式本身的运行代价,治理模式,都到了要调整的时候,用更深的改革去完成现代的、开放的、自由的、法治的转型。

无论是世界还是中国,一个时代都在结束。未来的几十年会充满不确定性及各种风险,但其状况说到底取决于人们的认识、选择与行动。就中国人来讲,习时代怎样结束,如何准备后习时代,创造、迎来另一个更美好的文明、自由与繁荣的时代,……这些或许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以上择要编辑自 RFI 安德烈專訪張倫 : 一個時代終結 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會走向何處?

张伦,法国赛尔奇-巴黎大学教授。先后在沈阳大学,北京大学学习经济与社会学。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巴黎高等社会科学院从师社会学大师阿兰·图海纳(Alain Touraine),获博士学位。

4.3/5 - (144 votes)

Related Post

(Visited 13,560 times, 1 visits today)
Spread the lov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