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解药需要”加拿大制造“?

15年前,在SARS疫情席卷了26个国家的8,000名患者之后,蒙特利尔临床研究所(IRCM)的研究人员麦可·克里斯蒂安(Michel Chrétien)和刚果科学家Majambu Mbikay开始测试他们的设想,即槲皮素的衍生物——一种已知有助于降低胆固醇和胆固醇的植物化合物。消炎药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可以对抗多种病毒,而且通常以非处方药低剂量治疗。

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时,两位科学家与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合作,测试了槲皮素对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小鼠的有效性,并发现即使在感染前几分钟给药,槲皮素仍然有效。它仍然需要进行临床试验。

当去年下半年在中国武汉爆发新的全球性健康危机时,克里斯蒂安和他的团队再次开始思考,他们相信这种药物可能对COVID-19有效,84岁的克里斯蒂安(Chrétien)一度是世界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第七位科学家。他的名字遍布600多家出版物,他自豪地在翻领上别上加拿大勋章。他的成就与他的哥哥的成就相抗衡。可能对一般加拿大人来说,不见得听过麦可·克里斯蒂安,但应该都听过他哥哥– 加拿大前总理克里斯蒂安(Jean Chrétien)的名号。但严格说起来,麦可一定比哥哥挽救过更多的生命。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经批准槲皮素对人类食用是安全的,这意味着研究人员可以跳过对动物的测试。如果治疗有效,它将随时可用。现在,克里斯蒂安只需要资金就可以开始试验。他估计团队需要500万美元。但他说,回报可能是巨大的。他们知道瑞士的制药商Quercegen Pharmaceuticals可以迅速产生数十万剂这种剂量的药物。Chrétien的小组说,他们的治疗每天只需花费2美元。

该请求随后被转交给加拿大卫生部。克里斯蒂安说,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一生都在做科学。我偶然发现在整个职业生涯,这可能是我所面临的最紧急的事情。”

槲皮素不是COVID-19的唯一可能治疗方法。《自然》杂志 报道说,中国正在进行80项有关潜在疗法的临床试验。但是,这仍然是为致命的冠状病毒株寻找治疗方法中最大的潜在飞跃之一。如果可行,它将挽救数千人的生命。

Cross-sectional model of a coronavirus

Source: Macleans

5/5 - (2 votes)

Related Post

(Visited 26 times, 1 visits today)
Spread the lov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