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政治的國家社會主義是納粹之路

中國目前有任何制衡中共的力量嗎? 極權中國有突然瓦解的可能嗎? 暴力革命是下一個社會變革的選項嗎? 和平轉型還有希望嗎? 有沒有任何可以實現法治國家的社會條件?

許成鋼先生從產權作為切入點,深入分析了根植於蘇聯經濟制度的中國經濟,雖然經歷#地方分權制,創造大量私營經濟,導致外界認為有其靈活性,但最終要貫徹四項基本原則, 回歸國營企業為主的經濟,政府透過國有土地、銀行控制,大量補貼,將步入蘇聯式的#軟預算約束,經濟將面臨難以收拾的局面。

「產權=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我有意把洛克的原話翻譯成公式的樣子,為了大家容易理解。他說,每個人天生就擁有自己的生命權(life),擁有使用自己的自由 權(liberty),擁有自己的物質財富(estate)。合在一起的所有這些稱為人的產權(property)。」(許成鋼)

從這個意義上說,天賦人權=天賦產權。

產權的核心在於最終控制權,私有產權是資本主義的基礎,也是民主憲政的基礎。 同時,私有產權和民主憲政才能達到共同富裕。

所有發達國家都是民主憲政制度,中國是極權制度,之前有過黨控制下有限多元化的威權制度,但現在完全扳回去了,和民主憲政正好相反,是反改革。

許成鋼認為,「法治的來源就在於個人擁有不能剝奪的權利,這是法治的基礎。當個人沒有不可剝奪的權利的時候,也就沒有所謂法治的基礎。因此,法治作為一個詞、作為一個概念 ,需要實實在在的製度基因作為基礎。否則,無論怎麼解釋它、推動它,在沒有這個制度基礎的時候,概念的推動是不可能改變現實的。」

經濟活力來自於對私有產權的保護。 儘管「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國家尊重和保護人權」寫在了2004中國憲法修正案當中,但首要條件就是司法獨立。

司法獨立是保證憲法實施和法律正義的必要條件。 沒有司法獨立,就不可能有正義。

如果看全世界100多個國家憲法,土地最終是國有的只有中國、朝鮮、越南、古巴、老撾這幾個國家。

由於中國土地完全國有,導致各級政府運用土地壟斷,透過控制土地供給抬高地價不受約束的與民爭利,把中國變成最昂貴的房地產國家,這部分超額利潤成為財政收入的基本來源, 也決定了私人和政府之間的財富分配,是政府尋租、腐敗和社會不穩定的根源。

2008年,溫政府要求地方配合4萬億經濟刺激,此後地方政府把土地抵押給銀行,弄出巨額貸款,也製造了巨大的債務陷阱。 至少有50萬億。

中等收入陷阱是製度問題。

台灣從中等收入變成富裕國家,人均GDP位居世界前列,是從威權制度過渡到民主憲政之後。

蘇聯也經歷過快速經濟成長,到70年代停滯。 今天的中國和當年蘇聯最大不同是私營企業和對外開放,但內需不足、打擊私企和戰狼外交已經破壞了這兩個優勢。 中國在返回冷戰的路上。

中國今天狀況跟70年代的蘇聯很相似,但還不如蘇聯。 蘇聯當年高層次科學家和勞動力,中國完全比不了,甚至比不了今天的墨西哥。 習近平要走蘇聯的老路,蘇聯解決不了的問題,習黨一個也解決不了。 「竟無一人是男兒」是開局的警語,也很可能是終局的訥語。

中國已經製造出了可能引發各種危機的誘發條件,至於何時發生,不容易預測。

世上本來有很多條路,自己全斬斷了就成了絕路。 許成鋼先生預測中國未來3個方向:

絕路1:突發政變;
絕路2:房地產危機-金融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危機;
絕路3:控制經濟危機,私人企業一個個死去,漫長的潰爛直到解體。

好時代過去了,不會回來了,除非憲政改革。 中國的製度來自蘇聯,要了解未來需要了解蘇聯,特別是70年代直到蘇聯解體。

希特勒說:「民族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根本來說是相同的東西」。 納粹,Nazi,是國家社會主義的德文簡寫。 中共就是 #赤納粹。 中國納粹跟德國納粹最大的差別是:中國納粹關起門來用各種殘酷手段搞死自己這個民族;德國納粹是宣揚德意志人最優秀,要搞死其他劣等民族,尤其是與之通婚污染其 血統的猶太人。

法國革命是共產革命的直接來源,本來是為了實現天賦人權,卻透過暴力殺戮走到了天賦人權的反面。 這裡固然有法國高度集權和不平等的社會背景,也可見抽離了生命權和財產權的人民民主是暴政之源。

法國革命的暴力基因至今影響法語社會,例如被加拿大政府定為恐怖組織的1960-70年代的魁北克解放陣線。

「在法國革命之前…高度的集權大大地削弱了貴族和商人,削弱到了沒有製衡的力量。這是決定性的因素,因為任何朝著新政方向發生的改變,其實都依賴社會裡原來就存在的製衡 力量,只有這個力量才能改變舊制度。舊制度不會靠通過一個法律或開一個大會就能改變,甚至革命也不能改變舊制度,因為沒有這個力量。」(許成鋼,從法國革命到黃馬甲)

「極權制下的群眾運動或暴民運動,在蘇聯、義大利法西斯時期和德國納粹時期都發生很多…,紅色高棉的群眾運動走得最遠,這場運動殺掉了整個國家五分之一 的人口,在當時世界上,唯一支持他們的是中國共產黨和政府。

為什麼文化革命如此的殘酷暴烈?因為群眾有強烈的階級仇恨。 為什麼文化革命時候,十幾歲的女孩們可以把她們的校長、老師、不相識的「階級敵人」活活打死?因為他們有階級仇恨。 這種階級仇恨從哪裡來?其實他們什麼階級也不是,這都是灌輸和煽動來的仇恨。 」(許成鋼,文革的製度起源)

極權政治的國家社會主義是納粹之路,也是通往奴役之路,其崩潰破產是必然的,過程也許是內在演變,也許是外部清算。

是膿瘡必然會潰爛,整個過程快比慢好,和平比暴力好。

Rate this post

Related Post

(Visited 37 times, 1 visits today)
Spread the love